富凯利国学诗人玉屑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卷之一一

 

  诗 病

  诗病有八沈约

  一曰平头 第一、第二字不得与第六、第七字同声。如“今日良宴会,欢乐莫具陈。”“今”、“欢”皆平声。

  二曰上尾 第五字不得与第十字同声。如“青青河畔草,郁郁园中柳。”“草”“柳”皆上声。

  三曰蜂腰 第二字不得与第五字同声。如“闻君爱我甘,窃欲自修饰。”“君”、“甘”皆平声,“欲”、“饰”皆入声。

  四曰鹤膝 第五字不得与第十五字同声。如“客从远方来,遗我一书札。上言长相思,下言久离别。”“来”、“思”皆平声。

  五曰大韵 如“声”、“鸣”为韵,上九字不得用“惊”、“倾”、“平”、“荣”字。

  六曰小韵 除本一字外,九字中不得有两字同韵。如“遥”、“条”不同。

  七曰旁纽,八曰正纽 十字内两字叠韵为正纽,若不共一纽而有双声,为旁纽。如“流”、“久”为正纽,“流”、“柳”为旁纽。

  八种惟上尾、鹤膝最忌,余病亦皆通。

  细较诗病

  圣俞语予曰:严维诗“柳塘春水慢,花坞夕阳迟。”则天容时态,融和怡荡,如在目前。又刘贡父诗话云:此一联细细较之,“夕阳迟”则系“花”,“春水慢”不须“柳”也。如老杜“深山催短景,乔木易高风”,则了无瑕颣。苕溪渔隐曰:“春水慢”不须“柳”,此真确论;但“夕阳迟”则系“花”,此论殊非是。盖“夕阳迟”乃系于“坞”,初不系“花”。以此言之,则“春水慢”不必“柳塘”,“夕阳迟”岂独“花坞”哉!余尝爱西清诗话载吴越王时,宰相皮光业每以诗为己任,尝得一联云:“行人折柳和轻絮,飞燕衔泥带落花。”自负警策,以示同僚。众争叹誉,裴光约曰:二句偏枯,不为工。盖柳当有絮,泥或无花。此论乃得诗之膏肓矣。六一居士诗话

  至宝丹

  王岐公诗喜用金玉珠碧,以为富贵。而其兄谓之至宝丹也。后山诗话

  点鬼簿算博士

  王、杨、卢、骆有文名,人议其疵曰:杨好用古人姓名,谓之点鬼簿;骆好用数对,谓之算博士。玉泉子

  倒用字

  和东坡金山诗云:“云峰一隔变炎凉,犹喜重来饭积香。”维摩经云:维摩诘往上方,有国号香积,以众香钵盛满香饭,悉饱众会。故今僧舍厨名“香积”,二字不可颠倒也。渔隐

  狂 怪

  石介作三豪诗,略云:“曼卿豪于诗,永叔豪于文,杜默豪于歌”也。永叔亦赠默诗云:“赠之三豪篇,而我滥一名。”默之歌少见于世,初不知之。后闻其篇云:“学海波中老龙,圣人门前大虫。推倒杨朱墨翟,扶起仲尼周公。”皆此等语。甚矣,介之无识也!永叔不欲嘲笑之者,此公恶争名,且为介讳也。吾观杜默豪气,正是京东学究,饮私酒,食瘴死牛肉,醉饱后发者也。作诗狂怪,至卢仝、马异极矣。若更求奇,便作杜默。东坡

  金山诗

  陈无己诗话谓:平甫以杨蟠金山寺诗为庄宅牙人话,解量四至,诗云:“天末楼台横北固,夜深灯火见扬州。”然余观荆公金山诗前四句亦类此:“天末海云横北固,烟中沙岸似西兴。已无舡舫犹闻笛,远有楼台只见灯。”苕溪渔隐曰:平甫游金山诗云:“北固山连三楚尽,中泠水入九江深。”平甫讥杨蟠诗,反自作此等语,何耶。复斋漫录

  方池诗

  西头供奉官钱昭度曾咏方池,诗云:“东道主人心匠巧,凿开方石贮涟漪。夜深却被寒星映,恰似仙翁一局棋。”有轻薄子见而笑曰:此所谓“一局黑全输”也。遯斋闲览

  樱桃诗

  唐自四月一日寝庙荐樱桃后,颁赐百官各有差。摩诘诗:“归鞍竞带青丝笼,中使频倾赤玉盘。”退之诗:“香随翠笼擎初重,色映银盘泻未停。”二诗语意相似。摩诘诗浑成,胜退之诗。樱桃初无香,退之以香言之,亦是语病。渔隐

  水仙诗

  水仙花诗云:“借水开花自一奇,水沉为骨玉为肌。暗香已压酴醿倒,只比寒梅无好枝。”第水仙花初不在水中生,欲形容水字,反成语病。渔隐

  竹 诗

  东坡有言:世间事忍笑为易,惟读王祈大夫诗不笑为难。祈尝谓东坡云:有竹诗两句,最为得意。因诵曰:“叶垂千口剑,干耸万条枪。”坡曰:好则极好,则是十条竹竿,一个叶儿也。王直方诗话

  中秋月

  陈纯字元朴,莆田人。因游桃源,中秋夜遇玉源、灵源、桃源三夫人。玉源令纯举中秋月诗,纯言一联云:“莫辞终夕看,动是隔年期。”桃源曰:意虽佳,但不见中秋月,作七月十五夜亦可。桃源因作诗曰:“金吹扫天幕,无云方莹然。九秋今夕半,万里一轮圆。皓彩盈虚碧,清光射玉川。瑶樽休惜醉,幽意正绵绵。”青琐

  孤雁诗

  鲍当吟孤雁云:“更无声接续,空有影相随。”当时号为“鲍孤雁”。凡物有声而孤者皆然,何独雁乎。汉皋张君诗话

  雪诗蛙诗

  雪诗押“檐”字一联云:“败履尚存东郭指,飞花又舞谪仙檐。”“东郭指”正用雪事,出史记滑稽传。“谪仙檐”盖取李太白诗所谓“飞花送酒舞前檐”者,即无雪事矣。赠王子直诗云:“水底笙歌蛙两部,山中奴隶橘千头。”虽爱其语之工,然南史:孔德璋门庭之内,草莱不剪,中有蛙鸣;或问之曰:欲为陈蕃乎?曰:我以此当两部鼓吹,何必效陈蕃!即无笙歌之说。艺苑雌黄

  近 似

  高英秀者,吴越国人。与赞宁为诗友。口给好骂,滑稽,每见眉目有异者,必噂短于其后,人号恶喙薄徒。尝讥名人诗病云:李义山览汉史云:“王莽弄来曾半破,曹公将去便平沉。”定是破船诗。李群玉咏鹧鸪云:“方穿诘曲崎岖路,又听钩辀格磔声。”定是梵语诗。罗隐云:“云中鸡犬刘安过,月里笙歌炀帝归。”定是鬼诗。杜荀鹤云:“今日偶题题似著,不知题后更谁题。”此卫子诗也,不然,安有四蹄。赞宁笑谢而已。西清诗话

  程师孟知洪州,于府中作静堂,自爱之,无日不到。作诗题于石曰:“每日更忙须一到,夜深长是点灯来。”李元规见而笑曰:此乃是登溷之诗乎!东轩笔录

  罗隐题牡丹云:“若教解语应倾国,任是无情也动人。”曹唐曰:此乃咏子女障子耳。隐曰:犹胜足下作鬼诗。乃诵唐汉武要王母诗云:“树底有天春寂寂,人间无路月茫茫。”岂非鬼诗耶!丹阳集

  圣俞尝云:诗句义格虽通,语涉浅俗而可笑者,亦其病也。如“尽日觅不得,有时还自来。”本谓诗之好句难得耳,说者云:此是人家失猫儿,人以为笑。欧公诗话

  文潜赋虎图诗,末云:“烦君卫吾寝,振此蓬荜陋。坐令盗肉鼠,不敢窥白昼。”或云:此却是猫儿诗也。又大旱诗云:“天边赵盾益可畏,水底武侯方醉眠。”时人以为几于汤燖右军也。王直方诗话

  鹅腿子

  有举人以诗谒汴帅王智兴,智兴曰:“莫有鹅腿子否?”谓鹤膝也。卢氏杂说

  漫塘评刘启之诗病

  刘启之以诗自许,漫塘先生得其诗,读至韩蕲王庙诗中两句云:“皇天有意存赵孤,蕲王登坛鬼神泣。”先生掩卷曰:此未识作诗法也。诗家以杜少陵称首,正谓其无一篇不寓尊君敬上之意,如北征诗云:“桓桓陈将军,仗义奋忠烈。都人望翠华,佳气向金阙。煌煌太宗业,树立甚宏达。”洗兵马云:“成王功大心转小,郭相谋深古来少。司徒清鉴悬明镜,尚书气与秋天杳。”先后重轻,非苟作也。今顾指高宗为赵孤,谓皇天眷命,有意存赵孤,而蕲王登坛,鬼神便泣,气势却如此其盛!毋乃抑君父之太过,而扬臣子之已甚乎!语录

  碍 理

  害 理

  澧阳道傍有甘泉寺,因莱公、丁谓曾留行记,从而题咏者甚众,碑牌满屋。孙讽有“平仲酌泉曾顿辔,谓之礼佛遂南行。高堂下瞰炎荒路,转使高僧薄宠荣”。人独传道,余独恨其语无别,自古以直道见黜者多矣,岂皆贪宠荣者哉!又有人云:“此泉不洗千年恨,留与行人戒覆车。”害理尤甚。莱公之事,亦例为覆车乎!因过之,偶为数韵,其间有云:“已凭静止鉴忠精,更遣清冷洗谗喙。”盖指二公也。

  句好而理不通

  诗人贪求好句,而理有不通,亦语病也。如“袖中谏草朝天去,头上宫花侍燕归。”诚为佳句矣,但进谏必以章疏,无用稿之理。唐人有云: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说者亦云:句则佳矣,其如三更不是撞钟时!如贾岛哭僧云:“写留行道影,焚却坐禅身。”时谓之烧杀活和尚,此尤可笑。若“步随青山影,坐学白塔骨。”又“独行潭底影,数息树边身。”皆是岛诗,何精粗顿异!欧公诗话

  碍 理

  潘大临,字邠老,有登汉阳高楼诗曰:“两屐上层楼,一目古本作日略千里。”说者以为著屐岂可登楼!又尝赋潘庭之清逸楼诗,有云:“归来陶隐居,拄颊西山云。”或谓:既已休官,安得手板而拄之也!王直方诗话

  长恨歌古柏行

  白乐天长恨歌云:“峨眉山下少人行。”峨眉在嘉州,与幸蜀全无交涉。杜诗云:“霜皮溜雨四十围,黛色参天二千尺。”四十围乃是径十尺,无乃太细长乎!皆文章之病也。

  鹧鸪诗

  林逋云:“草泥行郭索,云木叫钩辀。”钩辀格磔,谓鹧鸪声也。诗话笔谈皆美其善对,然鹧鸪未尝栖木而鸣,惟低飞草中。孙莘老知福州,有荔枝十绝,句云:“儿童窃食不知禁,格磔山禽满院飞。”盖谱言荔枝未经人摘,百禽不敢近;或已经摘,飞鸟蜂蚁竞来食之;或谓鹧鸪既不登木,又非庭院之禽,性又不嗜荔枝,夏月即非鹧鸪之时。语意虽工,亦诗之病也。

  鹭鸶诗

  张仲达咏鹭鸶诗云:“沧海最深处,鲈鱼衔得归。”张文宝曰:佳则佳矣,争奈鹭鸶嘴脚太长也。荆湖近事

  邑人诗

  方谔有赠邑令诗云:“琴弹永日得古意,印锁经秋生藓痕。”句虽佳,但印上不是生藓处,不若前辈诗云:“雨后有人耕绿野,月明无犬吠花村。”思清句雅,又见令之教化仁爱,民乐于耕耨,且无盗贼之警也。翰府名谈

  考 证

  少陵与太白,独厚于诸公,凡言太白十四处,至云:“世人皆欲杀,吾意独怜才。”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行。”“三夜频梦君,情亲见君意。”其情好可想。遯斋闲览谓二人名既相逼,不能无相忌。是以庸俗之见而度贤哲之心也。予故不得不辨。

  古诗十九首,非止一人之诗也。“行行重行行”,乐府以为枚乘作,则其他可知矣。

  古诗十九首“行行重行行”,玉台作两首,自“越鸟巢南枝”以下,别为一首,当以选为正。

  文选长歌行只有一首“青青园中葵”者,郭茂倩乐府有两首,次一首乃“仙人骑白鹿”者。“仙人骑白鹿”之篇,予疑此词“岧岧山下亭”以下,其义不同,当又别是一首。郭茂倩不能辨也。

  文选“饮马长城窟”,古词无人名,玉台以为蔡邕作。

  古词之不可读者,莫如巾舞歌,文义漫不可解。

  又古将进酒、芳树、石榴、豫章行等篇,皆使人读之茫然,又朱露、雉子班、艾如张、思悲翁、上之回等,只二三句可解,宁非岁久文字讹舛而然耶!

  木兰歌“促织何唧唧”,文苑英华作“唧唧何切切”,又作“呖呖”,乐府作“唧唧复唧唧”,又作“促织何唧唧”,当从乐府也。

  “愿驰千里足”,郭茂倩乐府“愿借明驼千里足”,酉阳杂俎作“愿驰千里明驼足”,渔隐不考,妄为之辨。

  木兰歌,文苑英华直作韦元甫名,考郭茂倩乐府有两篇,其后篇乃元甫所作也。

  木兰歌最古,然“朔气传金柝,寒光照铁衣”之语,已似太白,必非汉魏人也。

  班婕妤怨歌行,文选直作班姬之名,乐府以为颜延年作。

  诸葛孔明梁甫吟:“步出齐东门,遥望荡阴里。”乐府解题作“遥望阴阳里”,今青州有阴阳里。“田疆古冶子”。解题作“田疆固野子”。

  南北朝人,惟张正见诗最多,而最无足省发。所谓虽多亦奚以为。

  西清诗话载晁文元家所藏陶诗,有问来使一篇云:“尔从山中来,早晚发天目。我屋南山下,今生几丛菊。蔷薇叶已抽,秋兰气当馥。归去来山中,山中酒应熟。”予谓此篇诚佳,然其体制气象,与渊明不类。得非太白逸诗,后人谩取以入陶集耶?

  文苑英华有太白代寄翁参枢先辈七言律一首,乃晚唐之下者。又有五言律三首,其一送客归吴,其二送友生归峡中,其三送袁明甫任长江,集本皆无之。其家数在大历、正元间,亦非太白之作。又有五言雨后望月一首,望夫石一首,冬日归旧山一首,皆晚唐之语,又有“秦楼出佳丽”四句,亦不类太白,皆是后人假名也。

  文苑英华有送史司马赴崔相公幕一首云:“峥嵘丞相府,清切凤凰池。羡尔瑶台鹤,高楼璚树枝。归飞晴日好,吟弄惠风吹。正有乘轩乐,初当学舞时。珍禽在罗网,微命若游丝。愿托周周羽,相衘汉水湄。”此或太白之逸诗也。不然,亦是盛唐人作。

  太白集中少年行,只有数句类太白,其他皆浅近浮俗,非太白之作,必误入也。

  “酒渴爱江清”一诗,文苑英华作畅当,面黄伯思注杜集,编作少陵诗,非也。

  “迎旦东风骑蹇驴”,决非唐人气象,只似白乐天言语。今者世俗图画,以为少陵诗,渔隐亦辨其非矣。而黄伯思编入杜集,非也。

  少陵有避地逸诗一首云:“避地岁时晚,窜身筋骨劳。诗书逐墙壁,奴仆亦旌旄。行在近闻信,此生随所遭。神尧旧天下,会见出腥臊。”题下公自注云:至德二载丁酉作。此则真少陵语。今书市诸本,并不见有。

  旧蜀本杜诗并无注释,虽编年而不分古、近二体,其间略有公自注而已。今豫章库本,以为翻镇江蜀本,虽无杂注,又分古律,其编年亦且不同。近宝庆间南海漕台新刊杜集,亦以为蜀本虽删去假坡之注,亦有王原叔以下九家,而赵注比他本最详,皆非旧蜀本也。

  杜集注中“坡曰”者,皆是托名假伪。渔隐虽尝辨之,而人尚疑之,盖无至当之说,以指其伪也。今举一端,将不辨而自明矣:如“楚岫千峰翠”,注云:景差兰台春望:“千峰楚岫翠,万木郢城阴。”且五言始于李陵、苏武,或云枚乘,则汉以前五言古诗尚未有之;宁有战国时已有五言律句耶?观此,可以一笑而悟矣。亦幸其有此漏逗也。

  杜注中有“师曰”者,亦“坡曰”之类,其间半伪半真,尤为殽乱惑人。此深可叹。然具眼者,自默识之耳。

  崔灏渭城少年行,百家选作两首。自“秦川”以下,别为一首。郭茂倩乐府止作一首,文苑英华只作一首,当从乐府、英华为是。

  玉川子“天下薄夫苦耽酒”之诗,荆公百家选只作一篇,本集自“天上白日悠悠悬”以下,别为一首,当从荆公为正。

  太白诗“斗酒渭城边,垆头耐醉眠”者,乃岑参之诗,误入公集。

  太白塞上曲“骝马新跨紫玉鞍”者,乃王昌龄诗,亦误入。昌龄本有二篇,前篇乃“秦时明月汉时关”者也。

  孟浩然集,有赠孟郊一首,按东野乃正元、元和间人,而浩然终于开元二十八年,时代悬远;其诗亦不似浩然,必误入,不可不辨也。

  杜诗“五云高太甲,六月旷抟扶。”“太甲”之义,殆不可晓。得非高太乙耶?“乙”误为“甲”,盖亦相近。以“星”对“风”,庶从其类也。

  “杳杳东山携汉妓,泠泠修竹待王归。”“携汉妓”,无义理,疑是“携妓去”,盖子美于绝句每喜对偶耳。臆见如此,更俟宏识。

  荆公百家诗选,盖本于唐人英灵、间气集,其初明皇、德宗、薛稷、刘希夷、王适、韦述之诗,无少增损,次序亦同;孟浩然但增其数;储光羲后,方是荆公自去取。前卷读之尽佳,非其选择之精,盖盛唐人之诗,无不可观者。至于大历以后,其去取深不满人意;况唐人如沈、宋、王、杨、卢、骆、陈拾遗、张曲江、贾至、王维、独孤及、韦应物、孙逖、祖咏、刘眘虚、綦毋潜、刘长卿、李长吉诸公,皆大名家;李、杜、韩、柳、元、白,以家有其集,故不载,而此集无之。荆公当时所选,但据宋次道家之所有耳。其序乃言:观唐诗者观此足矣,岂不诬哉!今人但以荆公所选,敛衽而莫敢议,可叹也!

  荆公有一家但取一二首而不可读者。如曹唐二首,其一首云:“年少风流好丈夫,大家望拜汉金吾。闲眠晓日听鶗鴂,笑倚春风仗辘轳。深院吹笙从汉婢,静街调马任奚奴。牡丹花不钩帘看,独凭红肌捋虎须。”此不足以书屏幛,但可与闾巷小人为文背之词。又买剑一首云:“青天露拔云霓泣,黑地潜擎鬼魅愁。”但可与巫师念诵也。

  唐人类集一代之诗,不特英灵、间气、极玄、又玄也。顾陶作唐诗类选,窦常有南薰集,韦縠有才调集,又有正声集,不记何人。有小选、集选、词苑琼华、雅言系述,其他必尚有之也。

  予尝见方子通墓志,言唐诗有八百家,子通所藏有五百家,今则世不见有。惜哉!

  柳子厚“渔翁夜傍西岩宿”之诗,东坡删去后二句,使子厚复生,亦必心服。

  谢脁“洞庭张乐地,潇湘帝子游。云去苍梧野,水还江汉流。停骖我怅望,辍棹子夷犹。广平听方藉,茂陵将见求。心事俱已矣,江上徒离忧。”予谓“广平听方藉,茂陵将见求”一联,亦可削去,只用八句,尤为浑然。不知识者以为如何?

 

 

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